当前位置

: 首页头条 人在他乡 查看内容

人在他乡,我无声的注视着阁楼下的沱江,依旧平静的流淌

admin 2019-4-21 16:07 137
摘要: ​人在他乡夜虽已深,但沱江两岸灯火依旧,人影如常,我们也全无睡意,在靠近江边的一处阁楼上坐下,拿出买好的米酒,叫上几碟小菜,这架式做实想小醉一番。​不远处有几个歌手在弹唱,一曲连着一曲,曲曲 ...
​人在他乡
夜虽已深,但沱江两岸灯火依旧,人影如常,我们也全无睡意,在靠近江边的一处阁楼上坐下,拿出买好的米酒,叫上几碟小菜,这架式做实想小醉一番。

​不远处有几个歌手在弹唱,一曲连着一曲,曲曲都含着风霜。歌手周围三三两两的坐着人,多半都是年轻的情侣,也有独自聆听的游客,坐在那里像一尊尊小小的石像,可能是陶醉在歌声里,也可能是沉浸在自己的往事中,此时的沉默显得格外的宁静而悠远。
​听老板说凤凰有很多外地歌手来到沱江边弹唱,少则几天多则半月,他们象候鸟一样,迁栖在每一个适合他们的地方,流浪——或许是一种沧桑,或许是那种骨子里的喜欢。
​​是啊!只要自己想要,自己喜欢,就算流浪又有何妨。“……人静的雨夜想起了她,她的挽留还萦绕耳旁,想起离别她带泪的脸庞,你忍不住的哭出声响……”水木年华的《在他乡》被唱得让人心里隐隐生痛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​远处的歌声还不时的飘来,不知不觉中我们面前已是杯空酒尽稍有醉意,我无声的注视着阁楼下的沱江,依旧平静的流淌,也是哦!何必急躁,何必愁怅,人生不过是百年以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!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分享到:
收藏 邀请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