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读洪绍乾作品《二0一九年》:戴着枷锁起舞的诗

2019-8-13 13:4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2| 评论: 0|原作者: 之光

摘要: 读洪绍乾作品《二0一九年》:戴着枷锁起舞的诗文/之光今天,我要来评价的作品是青年作家洪绍乾(笔若)的作品《二0一九年》,那戴着枷锁起舞的诗,总在内心徘徊,让我带你走进笔若的诗里。洪绍乾,笔名:笔若,青年 ...

读洪绍乾作品《二0一九年》:戴着枷锁起舞的诗

文/之光

今天,我要来评价的作品是青年作家洪绍乾(笔若)的作品《二0一九年》,那戴着枷锁起舞的诗,总在内心徘徊,让我带你走进笔若的诗里。

洪绍乾,笔名:笔若,青年作家、诗人、音乐人、独立学者。文学代表作《脚趾上的下弦月》、《女人和果实》音乐代表作《诗人与歌》,中国青年作家纯文学代表人物、中国90后作家排行榜、中国90后十大作家排行榜人物之一,曾获得“中国当代90后金笔作家奖”。

《二0一九年》原文这样写道:打火把经过南方湖边的你/你一人走向孤独的河床里去/推开小城里本地人点亮的一千支灯/迎接我/我把灯放进这个世界里/在这美好而破碎的世界里/就有我写给医院的一千支抒情小诗。

第一句“当火把经过南方湖边的你,你一人走向孤独的河床里去推开小城里本地人点亮的一千支灯”每当走进笔若的诗,我就不免需要用灵魂去试图读懂它,那兴许可以是一种视角。

“南方”向来是温暖的代名词,所谓智者乐水,可见湖边的“你”总用智慧去俯视众生,因此难免孤独,而且孤独是常态,合群成了意外。这让我想起了尼采的一句话,“高级的哲人总是独处着,那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同类。”

那会是一条悠长悠长的孤独的路,而我成了让你在人群中所有遇见里感到眼前一亮的同道中人,于是你推开本地人点亮的一千支灯(这个领域里主流群体的普世价值观),只为迎接我——这个有些奇葩的存在,为我留下一席之地。这个举动把“本地人”与“你我”隔在了两个世界,这一转身,就是两个维度。“你”本大可以选择从众,但你没有,这个选择足以让我这个孤独的外地人感动,因为从此,有了一个伴。

“我把灯放进这个世界里,在这美好而破碎的世界里,就有我写给医院的一千首抒情小诗” “我”习惯用诗去装点现实里所有的阴霾,就仿佛,白色的病床也有了浪漫的气息,失意的病人也有了灵魂的栖息地,戴着枷锁起舞的人,他的自由通向高维度。

这首诗共同诠释了理想与现实的关系,它们貌似属于两个维度,一个转身就是两个世界,但,心若没有消亡,哪里都可远方,而去往远方的路费藏在你未亡的心上,那里有关于“永恒”的答案。

笔若的诗就像一盏神灯一样,在我们迷茫的时候能够照亮前行的路。欢迎各位跟我一起阅读笔若的诗,如你也有该类似文章或是笔若的相关文学作品,请将文章投至邮箱:1601709341@qq.com

注:本文仅代表观点和感悟,如有评价错误或是不当之处,请谅解!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