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评价洪绍乾作品《车站或马夫》:一个转身,两个世界

2019-8-13 13:4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8| 评论: 0|原作者: 之光

摘要: 评价洪绍乾作品《车站或马夫》:一个转身,两个世界文/之光今天,在一本书上读到笔若的作品《车站或马夫》我不得不写下这一篇评论了,就像易白先生在《抽象表现主义是朦胧诗写作艺术呈现》学术论文中说到的一样“读 ...

评价洪绍乾作品《车站或马夫》:一个转身,两个世界

文/之光

今天,在一本书上读到笔若的作品《车站或马夫》我不得不写下这一篇评论了,就像易白先生在《抽象表现主义是朦胧诗写作艺术呈现》学术论文中说到的一样“读笔若写的朦胧诗,就像在欣赏抽象表现主义画作,欣赏抽象画需要开启自己的想象力。

当然,也许别人读笔若的诗理解和感受与我不同。那么,该怎么定义笔若写的朦胧诗呢?如果用绘画形容诗歌,抽象表现主义就是朦胧诗歌写作的艺术呈现,而朦胧诗歌写作也是抽象表现主义的真实写照。很难引起统一共鸣,注定成为朦胧诗人的宿命!主观精神世界的开发式自由叙述,成为一种奢侈表达;需要诗人具有足够纯粹的勇气,去面对诗歌发表后的阅读贫瘠。

易白先生还说到:诗人笔若就像年轻时的瓦西里·康定斯基,我认为他继承了朦胧诗歌写作该有的写作思维特质和语言表述特征,属当代朦胧诗派年轻的代表诗人。”

洪绍乾,笔名:笔若,青年作家、诗人、音乐人、独立学者。文学代表作《脚趾上的下弦月》、《女人和果实》音乐代表作《诗人与歌》,中国青年作家纯文学代表人物、中国90后作家排行榜、中国90后十大作家排行榜人物之一,曾获得“中国当代90后金笔作家奖”。

《车站或马夫》原文:铁轨冰冷/火焰已灭/赶钟的马/向你寻找梦的小城里奔去/不见亲人和水池/只见四个马夫盘腿坐下/盘腿坐在身体上准备改行/如今四个马夫就是四种故事/离别、重逢、开始和结束。

车站与马夫乍一看,没什么联系,但却都贯穿了一个动作——行路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营生,就是送行路人,上路。从此,他们之间就形成了博弈,车站见证了许多故事,可他从未相信眼泪,马夫在这快节奏的尘世里败下阵来,选择改行......

“铁轨冰冷,火焰已灭”

一针见血,丈量着理想与现实的距离,曾经怀着一腔热情踏上远去的路,承载梦想,满心的期待,铁轨像是载着一团火焰上路,多少年后,铁轨还是铁轨,火焰已不在,留下的是一颗迷茫的心,因为家里还等米下锅。马夫在这一刻似乎意识到,他的灵魂暂时脱离了肉体。

赶钟的马,似乎还记得怀揣初心与梦想的小城,看不见亲人,看不见水池,因为那是离家千里远的地方,心也早已干涸,找不到滋润心田的归属地。

四个车夫盘腿坐下,盘算着今后各自的出路,但却逃不出四种命运,或离别,或重逢,或开始,或结束。这一切,被寻梦的马儿看在眼里,他不知道面对这样的结局,他应该感到欣喜还是落寞,但无论怎样,他始终是一匹马,未曾迷茫,始终见证,一直在路上。貌似他成了唯一清醒的局外人。

他追不上火车的呼啸而过,载不动马夫的梦寐以求,因此唯一能做的,也许就是停下来,去目睹马夫最后的选择,曾经满载梦想与希望的小城,没有了温度,也没有了寄托。

时代让节奏变快,行路人不得不为面包考虑出路,马夫坐上了火车,追梦的马,赶来送别,这一转身,就是两个世界......

笔若的诗就像一盏神灯一样,在我们迷茫的时候能够照亮前行的路。欢迎各位跟我一起阅读笔若的诗,如你也有该类似文章或是笔若的相关文学作品,请将文章投至邮箱:1601709341@qq.com

注:本文仅代表观点和感悟,如有评价错误或是不当之处,请谅解!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